文物回归七十载,见证国宝守护传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  9月17日,那我流失日本的曾伯克父青铜组器将在国家博物馆举办的“回归之路——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归成果展”上完成归家后的首秀。在这次展览中,公众熟悉的《伯远帖》《中秋帖》、圆明园兽首等回归文物将悉数亮相。作为我国首次对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的全景式展览,观众或许我没得乎 每件流失的文物眼前 ,时会一另另三个小多悲壮的故事。

  □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张九龙

  “民国旧藏”实为赃物

  跨国追索接文物回家

  今年3月初,日本东京中央拍卖公司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:“西周晚期曾伯克父青铜组器拍品涉及家族遗产纠纷,决定中止此拍品拍卖。”此套文物原定于3月12日现身东京的“长物·中国艺术品夜场”拍卖会。

  按照此前拍卖方的说法,这组青铜器为民国旧藏,乃当时陕西文物收藏亲们 柯莘农所有。然而,不少专家发现,这组青铜器锈色具有明显的“生坑”形态,应该是出土不久。况且,民国时期曾国青铜器发现极少,那我一批成组的带铭文青铜器竟然那么任何记载,非常不合常理。

  拍卖经常 被叫停,显然另有隐情。得知这组文物要被拍卖的消息后,国家文物局启动了流失文物追索预案,组织专业力量,开展文物鉴定研究、考古资料比对、核查文物进出境记录,好快锁定该组文物应源自湖北随州曾国墓葬,并掌握文物为近年遭盗掘、走私出境的重要方式 。

  3月9日,国家文物局紧急照会日本驻华使馆,向其通报流失文物信息,明确指出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系非法出口且疑似被盗掘走私文物,方式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约,提请日方协助中方处里文物返还。

  此后,经多方施压,文物持有人同意将该组青铜器上缴国家并配合公安机关调查。在各方努力下,8月23日半夜,流失日本的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终于回到祖国怀抱,24日半夜安全入库。

  文物回京后,国家文物局开展了系统鉴定研究和科技检测。研究表明,这组青铜器为湖北随州地区春秋早期曾国高等级贵族墓葬出土文物,经过锈蚀产物分析与锈蚀层性状的观察,判断其为近年来被盗掘出土。

  整组青铜器鼎、簋、盨、壶、甗、霝器类同现,铸造精致、保存全部,8件器物均有铭文,多达3400字,含有着充沛的历史与文化信息,为目前考古发现所未见,对于研究春秋时期历史文化、曾国宗法世系以及青铜器断代与铸造工艺具有重要价值。

  湖北曾国在传世文献中那么记载,1966年京山苏家垄出土曾仲斿父九鼎铜器群,学术界才确认“随枣走廊”一含有曾国指在;1978年随州发现曾侯乙墓,多数学者认为曾国就让历史文献中的随国。近年来,鄂北地区多项重要考古发现,才终于串联起从西周早期到战国时期曾国墓葬制度的发展脉络。

  尽管那么,铸有“曾伯克父甘娄”之名的青铜器出土文物此前从未有发现,这批春秋早期曾伯克父青铜组器,对研究曾国宗法世系、礼乐制度具有重要价值。通过X光照相技术可不前要看出,所有青铜器都为范铸成型,体现了我国古代高超的青铜器铸造工艺。故此,这组青铜器已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。

  曾伯克父青铜组器,是我国近年来在国际文物市场成功制止非法交易、实施跨国追索的价值最高的一批回归文物,为国际流失文物追索返还领域贡献了新的实践案例。

  传世名画流落民间

  周恩来力主回购故宫

  同时亮相“流失文物回归成果展”的,还有赫赫有名的《伯远帖》《中秋帖》和《五牛图》。

  故宫养心殿西侧的西暖阁有一间小屋,屋子的正墙上有另另三个小多结结实实的大字“三希堂”,这是乾隆皇帝亲笔所书。在他收藏的历代书法中,有三件是令他喜欢得可不前要不思茶饭的宝贝。一是书圣王羲之写的《快雪时晴帖》;二是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写的《中秋帖》;三是王羲之的侄子王珣写的《伯远帖》。

  1911年到1924年,《伯远帖》《中秋帖》曾藏在敬懿皇贵妃所居的寿康宫,溥仪出宫之时,敬懿皇贵妃携带这两幅宝帖出了宫,经由她娘家侄孙便宜卖给了一家古玩商。从此,两幅国宝流落民间,下落不明。

  辗转多年,《中秋帖》和《伯远帖》于1951年经常 跳出在香港的一家英国银行里。宝帖的持有者是郭葆昌的儿子郭昭俊,两年前,就让他把《中秋帖》和《伯远帖》带到了台湾。

  可能未能顺利卖出,急前要钱的郭昭俊把这两幅宝帖押给一另另三个小多印度人,印度人又将古画抵押给香港汇丰银行。因郭昭俊做生意赔本,一年后抵押期满,无力赎回,准备出售,赎宝期限就在1951年底。眼看抵押期限快到了,可赎宝的钱还那么着落,郭昭俊焦虑不安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远在4000公里之外的北京,一份关于抢救收购国宝三希宝帖的报告被十万火急地送进了中南海。时任广东省银行香港分行的经理徐伯郊和郭昭俊是世交,得知国宝垂危,他好快告知其父——时任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的徐森玉,就让 消息被上报给国家文物局。

  19400年11月5日,周恩来批示:“同意购回王献之《中秋帖》及王珣《伯远帖》。”经过鉴定,《中秋帖》和《伯远帖》是真迹无疑,两件稀世国宝以当时的天价重金回归祖国怀抱。

  《五牛图》的经历和这两幅名画类似,只不过更加悲惨。《五牛图》是少数几件唐代传世纸绢画作品真迹之一,也是现存最古的纸本中国画。入宋就让 ,它经常 被珍藏在皇宫内苑之中。清兵入关后,《五牛图》一度下落不明,乾隆皇帝搜集天下至宝,《五牛图》入住清宫。

  400多年后,八国联军的铁蹄践踏北京城,《五牛图》被劫出国,漂泊海外长达半个世纪。直到20世纪400年代初,才被香港汇丰银行的吴蘅孙买到。就让 ,吴氏濒临破产,要把这件珍宝拍卖。香港的一位爱国人士将此消息写信告诉周恩来。文化部接到总理的批示后,立即组织专家赴港,鉴定《五牛图》确系真迹。经那么来太多次交涉,最终以8万港币买下,并交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。

  那此传世名画经过了数不清的颠沛流离,早已老态龙钟,平时难得一见。《伯远帖》《五牛图》上一次公开展出,还是在2015年的故宫博物院“石渠宝笈特展”。按照文物保存的规矩,今年展后,那此国宝又将入库“冬眠”,离米 三年无需再露脸。

  山西打击文物犯罪

  成果建起一座博物馆

  在美国纽约大时会博物馆的中国厅,有一幅从山西洪洞县广胜寺揭下来的《药师经变》巨型元代壁画。据中国文物学好统计,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共4000万件左右。

  近年来,中国在保护和追回文物方面做了极少量工作。今年7月,山西青铜博物馆正式开馆,这是全国首个省级青铜专题博物馆,更令人惊讶的是,博物馆的极少量藏品,是由山西公安机关缴获并移交而来。

  义方彝和义尊,两件珍贵青铜器上有相同的铭文,均系国家一级文物,为西周早期青铜器,是山西青铜博物馆的明星文物。它们是山西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西周青铜器,也是罕见的铸有“武王”铭文的青铜器,两件青铜器内壁上都刻有23字铭文,记录了周武王赐给“义”三十朋贝的故事。

  义尊、义方彝是盗墓分子在山西某地盗掘出来的,此后被文物贩子转手多个省市并最终流落境外。山西警方经境内境外缜密侦查,终于查清了文物流失的路线和最终目的地,查明了盗贩链条上的相关人员。在国家支持下,通过法律手段,终于先后将两件文物成功追缴回国。

  两件青铜器铭文显示,它们时会“义”在受到周武王赏赐后为父辈制作的重要礼器。“义”是“丙”族的后裔。“丙”族在商代是与王室有密切联系的一另另三个小多大族。义方彝和义尊显示,进入西周就让 ,作为殷商遗民的“丙”族,因与周王室关系密切,还保留着较高的政治地位。

  与此类似,该馆里的晋公盘也是山西省公安厅历时多年从境外追回的被盗文物。晋公盘是春秋时期的晋国公侯礼器,口径40厘米,总重7000余克,浅腹平底。该盘内有多个浮雕、圆雕动物,其中圆雕动物能在装置原处作3400度转动,体现我国春秋时期青铜器制作的最高工艺水平。据研究,这是当年晋文公给女儿的嫁妆。

  此外,在晋公盘内壁,还发现珍贵铭文7处,共183字。那此铭文,清晰呈现了“春秋五霸”晋文公时期的晋国盛世气象,传递了极为珍贵的历史信息。

  类似的故事实在那么来太多那么来太多。不久前,电视节目《国家宝藏》中,拟人化的青铜埕和皿方罍器身,讲述了被委托人在海外漂泊的经历。被称为“罍王”的皿方罍,1919年出土于湖南桃源后,器身流落海外,器盖流落民间,如同在时间中走散的两兄弟。最终几经周折,才让皿方罍器身在2014年回归故乡,成为全物。

  文物是那此?它承载着时代记忆与灿烂文明,维系着中华传统文化血脉。守护文明,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。游子归故里,还需齐努力。